博名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咎人之契 > 楔子一 旧历

楔子一 旧历(1 / 2)

旧历·2020年

西藏塔尔钦

碎石顺着路边的陡崖时不时滚落下来一两颗,扬起一阵尘雾。

风势稍微大了一些,片片雪花掠过脸庞才警觉着抬头望去,连通地平线的山路尽头,一片巨大的白色毯子翻山而至,连带着天色也变得阴沉下来。

暴风雪是不讲人情的,像是一把扫帚驱赶山路上所有转山的朝圣者以及旅人。

人们顶着烈风前行,抬眼望去圣山浮影更加飘渺。

“就在这里扎营了,今天不赶了。”领头人裹紧了身上的袍子,指挥一行人开始搭建营帐。

铆钉深深打下地面,众人固定好支架,三道皮帐子挺了起来。

领头人疲惫的坐在路边的石墩上,目光仍旧透过暴雪注视着圣山。那张袍子掩住的半张脸上浮现了许多复杂的情绪,混浊的双眼变得清明起来。

“在看什么?”

领头人闻声侧目,并未回答。

“这种天气,是他在驱赶我们吗?”那人站在他身侧,目光随着他同样望向圣山方向,是一双略显朝气的眸子。

“先说好,不管有没有找到你们想要的,这次之后不要再来这里了。”领头人缓缓起身,回头向营帐走去。

“那你呢卢科夫,你要怎么做?”身后的人远远的问,话音穿过雪地,减小了几分。

卢科夫费力的撑开帐门,背影好像更加苍老了,“我没什么时间了,就想着再把这条路走一次罢了……”

后半夜,暴风雪变成了零星小雪,帐内的鼾声此起彼伏。卢科夫躺在自己羊皮制睡袋里,并未睡着。

“睡不着吗?”

卢科夫叹了口气,这一路上他都没怎么开口,他知道这小伙子已经快忍不住了。

“二十二年前的事,你父亲跟你说了多少?”

那年轻男人躺在卢科夫对面说道:“没说多少,老头子回来之后没一年神智就已经不清楚了。是他一次恍惚的时候跟我说起什么任务,我才开始调查的。你们的事情保密级别太高了,我还试图去找过你们那个勘测组组长,压根就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。”

卢科夫嗤笑一声:“穆尔达舍夫根本就没有跟我们一路进行勘测。还有呢,你还调查出什么了?”

年轻人一阵沉默。

“没有别的了,外界只知道你们一行五人是去登山,到现在你们真正隶属的部门都查不到,为了搜集资料我跑去德国两趟,还是什么都查不到。”

“如果我当时跟他们一起回国了,你现在连我也见不到了。”卢科夫坐起身子。

“进藏任务成员一共有七个,在我们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牺牲了两个,发现金字塔群的时候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。”

卢科夫浑浊的双眼在黑暗中明亮的诡异,年轻男人与他对视说道:“老头子说,山上有神灵?”

这话传出,沉睡的众人中有一人侧了侧背。卢科夫漠然的望去,年轻男人仿佛受了惊动般不说话了。

“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来的,我劝你不要继续走下去了。有些事情,不止是用秘密这个词可以形容的。那是禁忌!”

那年轻男人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,丝毫没有把卢科夫的话当回事:“这种诱人的禁忌,不去追寻的话太可惜了。我父亲没有那个野心,可我有!”

卢科夫眯了眯眼,冰冷的看着年轻男人:“你根本不明白,你现在跟你父亲当年一摸一样。我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,你父亲也是被那力量折磨成了废人。”

“那你呢?你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?”年轻男人望着卢科夫问道。

卢科夫没有再回答他,他不会告诉这位昔日老友的儿子这二十二年来他经受了怎样的苦难,他的双眼再次变的混浊没有生机。他像是注视死人一般最后看了一眼年轻男人,便躺下再也不出声了。

最新小说: 宠妻狂魔:大将军,轻一点! 我居然是豪门弃少 宋少帅,别来无恙 变身学园都市之心理定规 天才捉鬼师 千玄录 花晨月夜 神的刀砍向神 龙武战神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