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夜战(1 / 2)

正道的行事准则中并没有贯彻“趋利避害”,而往往强调“不堕门风”。面对卓珩带毒的刀锋,珍叶镖师们丝毫未见胆怯,他们仿佛更有底气,面上露出“为武林除害”的光荣模样。

秋日的夜晚,树林里落叶满堆,萧索一片。不知谁的脚下发出沙沙声响,仿佛毒蛇贴地而行。带着锈斑的刀刃宛如一只被激怒的老豹,欣喜地啜饮着血液的香甜。这是一场毫不留情的来自野兽的反扑,不讲对错,不论善恶。卓珩仿佛浑身浸入沸水,杀得双目通红。刀锋卷起的气流带着他狂乱暴躁的喘息,在与无数长剑的交锋中,将四周生生砍出一片空地。碎裂的枝干如同人体骨骼般发出嘎嘎的声响,他左手持刀,脸上似蒙了一层血色面具。整个人阴鹜低沉,唯独嘴角的那抹笑意始终不变。

领头镖师目光闪烁。他恍惚了一下,发出极轻极弱、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:“这刀……”不过短短一瞬,他随即凝聚眸光,祭出长枪,以珍叶前辈的身份对上眼前身量过于单薄的少年。

恍似银龙穿云过,长枪在夜空中划出尾线,分毫不差地打在卓珩攻势强劲的刀刃上。刺耳的碰撞令人皱眉,卓珩双手持刀,刀面贴着枪杆绕圈,双方内力刚刚接触,他便使出那招日渐熟练的“天降之子”。卓七的“天降之子”本就是以攻代守,正符合卓珩此时顾头不顾尾的心境,此刻即便对上江湖前辈,也隐隐有了几分胜算。

领头镖师第一个回合就吃了瘪,心下暗惊,他双臂大展,一把银枪宛如**在两人之间穿刺旋转,却始终占不到先机。

珍叶众人平素以护镖为主,武功路数偏向稳健,守招居多。领头镖师使的这套罗刹枪原本是极其凌厉阴狠的枪法,但走镖多了,戾气渐去,只留下驱敌守己的意思。再加上他心中游移未决,碰上卓珩孤注一掷的疯狂,显得有些捉襟见肘,难以招架。

对战时倘若失了战意,那便是再加十个帮手也打不回来。卓珩越战越勇,以一敌十也丝毫不见疲累。他本是满腹憋闷委屈,此刻忽生一股豪气:“苏州名门又如何!敢烧我的庙,照砍不误!”庙中三人不过点头之交,本不用拼上性命,但他忽然觉得自己与他们何其相似,卑贱得不值一提,人人可欺。“那便要看看欺不欺得!”他背向庙宇而立,仿佛守住自己最后一块阵地,那里有他的过往、他的现在,或许还有将来。

珍叶镖师被打得士气衰竭,连连后退。这时,一直在旁观战的黑袍人一跃而起。他身法诡谲,卓珩只来得及挡掉眼前突袭的黑影,便觉左肩一痛,似被扒掉一层皮肉。他扭头避开脖颈,出手与那黑袍人贴身而战。

黑袍人双手皆戴铁甲,他爪功厉害,擒拿抓刺快如闪电,目光难以捕捉,卓珩格挡全凭耳力本能。不多会儿,卓珩身上已被抓得鲜血淋漓。他险险避过几处要害,但右侧腹部还是中了一招。血浸湿腰带,勒着伤口愈加扩大。疼痛令他无法使出完整的招式,力道也大大减弱,对方双掌夹住刀刃,一脚踢在他胸口。

卓珩跌出去时,很不要命地想:“无妨,老子耐踢。尤其是胸口。”他呛了几口血,躺在地上,瞪眼看着那人正来抓他心口。卓珩眸色微沉,在地面一个翻滚,右手绞他手臂,左手出刀砍他脖颈。

伤从来都不是白挨的。以快胜出的招式通常不会太复杂,连变招都不多。卓珩自己也练快刀,很清楚这一点。这黑袍小子年纪不大——卓珩一交手便察觉出来——不大可能还攒着其他路数。一旦摸清他出招的习惯,便可顺势反击,虽然机会只有一次。

卓珩这一刀劈得又快又狠,黑袍伸臂格挡,原本可以斩下他一条手臂,不料他在小臂也覆了铁甲。卓珩随即变招,滑刀向下,终于在贴近手肘的地方拉开了口子。刀刃上的蛇毒虽不是见血封喉,但足以令他暂时失去战斗力。黑袍退入林中,从怀里掏了什么东西敷在伤口。他动作娴熟,丝毫不见慌乱,若不是见惯生死,便是有备而来。

领头镖师看着那人,嘴巴动了动,没发出声音。

“可惜了。”卓珩呸了一声,缓缓站起。他左膝受了重创,身子向一边歪着,有点滑稽。

“放心,夜还很长。”原本冰冷的毫无起伏的声音忽然有一丝丝上扬,仿佛某种得意和炫耀。

卓珩后退一步,他有些迟缓地听见林中渐近的脚步,手上不自觉地抖。

最新小说: 行走阴阳:破邪 快穿:炮灰女配逆袭 泛人类联盟 万界求生直播 医妃倾城 圈养甜心:殿下,么哒哒 天财神豪 阿绿姑娘的微小说 来世路 绝世屠龙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