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对斑爷(1 / 2)

八尺琼勾玉在空中暴走,像是这夜幕中最灿烂的烟花,绚烂的又像是孔雀的尾翼,密密麻麻的降落向了地面。

空中像是下起了一阵光雨坠落地面,像是在地面上砸出来了一个个坑洞,然后才轰然连成一片的爆炸。

轰——

连成一片的黑烟升起,肉眼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。

只是根据周围来看,这次的八尺琼勾玉绵延数十里,恐怖的破坏力把地面硬生生的抹去了一般,参天的大树在这恐怖的波动下沦为泡影消散。

可以说,上杉吉良的表现完全压制住了刚刚的豪火灭却和大瀑布之术。

无论是威力上,还是吸人眼熟上。

“奇怪的能力…咳咳,真是有意思的小鬼,这样的天赋,如果是在我们的那个时候,你应该会有更好的成长机会…”

浓郁的黑烟之中,苍老的声音带着时不时的咳嗽,准确的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。

“琳!小心,那个家伙…强大的不是人!”

琳体内的三尾传来了畏畏缩缩的警告。

琳瞬间瞪大了眼睛。

她的能力现在大部分都是三尾给的,她非常清楚三尾的能力,能让三尾忌惮成这个样子,这得是多可怕?

同样,带土一听到这个声音,瞳孔一瞬紧缩,看了眼上杉吉良古井无波的脸色,知道他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谁。

便转过头,“琳,你先走!这里已经不适合你了!很危险!”

不同于两人,猿飞日斩听到这声音,一道身影迅速在他脑中勾勒而出。

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,瞳孔地震,口中喃喃,“这个声音是…”

“嗯”

上杉吉良轻嗯一声,缓缓吐出口气。

“宇智波,斑!”

………

吼——

九尾被水门强带着转移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看着水门操着一个螺旋丸砸了过来。

螺旋丸从它背上落下,冲击力直接把它压入地面,激起一片碎石土块,痛的它大吼一声,身后九条尾巴搅动风云。

水门一击得手,毫不犹豫的撤退,飞雷神和螺旋丸打成了完美的配合和连击,九尾庞大的身躯就像是一个大沙包一样被砸来砸去。

眼前只能看到金光来回闪烁,似乎有几十个波风水门齐齐对它展开攻击。

螺旋丸雨点一样落在它的身上,虽然没有什么实际伤害,但是疼是真的疼啊!

“吼——”

九尾说不出来话,只能用一声声的怒吼来宣泄自己的愤怒,一爪重重拍地,九条尾巴在空中横扫。

可是,这对水门一点根本没有作用。

尾巴在水门身上划过,直接穿过了水门的身躯,仿佛在那里的水门只是一个幻影。

可是水门的螺旋丸又是真实的落在了它的身上。

“呼——这大家伙真是个不好对付的难题!”

水门身影微微停顿,喘了两口粗气,眼神凝重的看着狰狞面目的九尾,手中紧握着特殊的苦无。

九尾简直是在被吊打,但是水门知道,以九尾的能力,他们只能把九尾重新封印。

而有能力封印九尾的人,一个是他,另一个就是玖辛奈。

玖辛奈现在的状态肯定是无法到场的,他就只能硬挺着,和九尾拖着打,等到上杉吉良他们这边结束再过来。

只是他未曾想到,上杉吉良他们这边的形势更为严峻。

木叶村中。

木叶暗部,还有宇智波一族的忍者统统参与进来组织人群疏散稳定。

事发突然,木叶居民似乎是刚从梦中惊醒,就瞬间落入了惊恐。

巨大的反差让他们很难安心,只有看到一个个忍者就在他们身边,他们才能微微松下一口气。

“那是…九尾暴走了?”

宇智波富岳看了眼村外的九尾暴动,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眼神微微一缩。

他毫不犹豫的冲出门外,“美琴,照顾好孩子们,我去支援!”

他不傻。

如果是九尾暴动的话,猿飞日斩那么一群人早就应该把九尾治住了。

现在看这激战正酣的波动,恐怕真正的对手另有其人。

他要支援的正是这一边。

黑色的硝烟渐渐散去,尘土轻轻在空中飞舞,地上还蔓延着一片炮火。

地上像是被人硬生生剜下去了一块,被炮火濒临过一次的深黑色的土地,似乎在诉说着惨痛。

而在这其中,一道深蓝色的无比巨大的身影,矗立在那土地上。像是一个巨人,又像是一个天神。

身披盔甲,高大威猛的样子让人望而生惧,瞳孔中泛着蓝色的晶莹光辉,庞大的查克拉隔着老远就压了过来。

像是山峰一样的小巨人,即便是立在那里,就给人一种不可匹敌的感觉。更何况站在那里面的人是,宇智波斑。

猿飞日斩喉头滚动了一下,对于这个家伙,他可是很熟悉。

宇智波斑的招牌技能,须佐能乎,宇智波一族的瞳术凝练到极致才会使用的一种能力,传说可以强大的匹敌尾兽。

不过这也是分人的,匹敌和碾压,差的多也不多。

猿飞日斩脑中一片空白,那苍老的声音刚一在他耳边乍响,关于那个男人的回忆就忍不住的涌出脑海。

这是能和千手柱间平分秋色的忍者啊!

千手柱间是什么人?

让你一只手你都打不过他的啊!

这怎么打?

宇智波斑身体在完全体的须佐能乎之中,悬浮在须佐能乎的中间位置,把下面几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。

“呵,这都不慌乱?是没有见识过我的力量?还是有绝对的自信呢?”

斑爷的目光落在了上杉吉良脸上,面无表情的样子顿时引起了斑爷的注意和好奇。

他想要找到一个对手已经太久了。

即便是现在年老。

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五成,他也想要有一个人能够暂时和现在的他抗衡,甚至是压制住现在的他,那样他才会感觉到有兴趣。

“慌什么”上杉吉良瞥了一眼几人,不动声色的把微微颤抖的腿伸直,“一个半截入土的老不死而已,能不能活着打完这一架他都是个问题,你们还怂?”

猿飞日斩嘴角抽搐。

半截入土的老不死?

这老不死现在一巴掌怕是都能拍没半个木叶,再说了,人家都活了多少岁了?

人家忍界扬名的时候,你爹可能都还没出生呢!

“这是…写轮眼的力量吗?”

最新小说: 我徒弟真的都是废物啊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有一千个技能的我怎么输 黄金山村 极道人神 开局假装幕后大佬 一刀劈开九重天 从火影开始横练 当医生遇上不正经系统 红茱记